简奥斯丁烤鸡

我喜欢王嘉尔(没有非分之想!)
不追星不混饭圈
想要写故事。
想拥有有趣的灵魂。

医生说要打屁股针(OOC,HE,短)

小学生文笔,自娱自乐

王嘉尔过敏了,脸有点痒,眼睛肿了。

不喜欢去医院,但脸蛋可是生命。

本来有谦答应陪他看医生,结果跑去练舞,把他忘得一干二净。说好一辈子向着我的弟弟呢?

社区医院离家近,想开车没心情,打的又不划算,只好顶着寒风快步前行。

祸不单行,口罩还恰好用完,脸过敏又不能涂唇膏不能涂护肤液。

路人的眼光看得尴尬,唯一轮班的主治医师还那么帅?!是要让他把这辈子的脸丢完?!

心死了,先看病要紧。

快速看看医生胸前的名牌,段宜恩是吧,名字好听,看起来很可靠,我肯定很快就能好起来!

毕竟下星期五约了初恋吃饭……

“先生?先生?”  段宜恩看见眼前脸肿的人,皱着眉头。

“啊,段医生,我和你说……”“洋洋洒洒”说了一大堆,毕竟王嘉尔外公是医生,自己已经推断了一番。

“没大问题,我给你开药,打两支屁股针就行……”

段宜恩接着说的注意饮食什么的,王嘉尔完全没留意,只听到“屁股针屁股针屁股针”。

随后,段宜恩问了王嘉尔姓名和联系方式,开了单据就让下一位病人进来了。

郁闷,上一次打屁股针是小学了吧。兴致缺缺打开微信,有谦米,医生要我打屁股针(⊙﹏⊙)

没等到回复,等到了护士的召唤。

看着眼前的小姑娘,王嘉尔挺不好意思的,“有没有男护士在值班?”

摇头。

“那没有年长一点的护士?”

摇头,黑脸。

“哎呀,不是说你技术不好,是……我可以找段医生吗?”

按理说应该连忙解释自己没歧视的意思,但要王嘉尔承认自己害羞,没门?

"段医生,他说要你。“

护士小姐,你是在报仇吗?说话敢不敢别那么暧昧?

段宜恩带着笑意走入注射室,看着满脸通红的病人,发现他好玩极了。

“脱裤子吧“

呃,这,医院的人都挺惜字如金啊。

王嘉尔转过身背对段宜恩,拉开裤链,正纠结脱到哪,双手就被推开。

一脸愕然看着段宜恩,眼前人把自己的裤子拉下到耻骨位置,示意自己把外套撩起来。

随后是酒精棉花的湿冷,这就是针要扎下来的预告啊,手掐大腿,等待。

针扎进屁股的痛感不大,但是心理暗示让王嘉尔屏息,提醒自己外套要撩好,千万别挡着医生视线,千万别乱动,万一针头断了呢。

段宜恩看着背对自己的人一动不动,心里有些好笑,都二十多岁的人了,怎么小孩子似的?

“你按着棉签,还有一针。”把手中棉签交给王嘉尔,段宜恩走向桌子准备第二针。

王嘉尔转头想看看血止住没,脖子扭不过去,却对上了段宜恩的视线。

“医生,你技术挺好,不疼。”其实王嘉尔只是想随便说点什么,让气氛别那么尴尬。

段宜恩没回答王嘉尔,问了他要不要换另一边扎第二针,还告诉他针打完人会困。

王嘉尔决定就同一边挨两针吧,不然站起来拎裤子又把另一边裤子拉下来,挺羞耻的。虽然大家都是大男人,但是医生真的挺帅,呵呵。

接下来,还是同样的步骤,同样的安静。害得王嘉尔都不敢用力呼吸。

打完针,看见王嘉尔紧张的小样,段宜恩安慰道“嘉尔,你腹肌不错。”

“麻痹。”王嘉尔按着棉花,感觉屁股有点麻,早知道换边了。

段宜恩愣住了,这小孩还说粗口?不过人不可貌相啊,估计很会玩呢。

“小孩子不能说粗口哦。”段宜恩揉了揉王嘉尔的头发,就回了办公室。

留在注射室的王嘉尔一脸蒙蔽,粗口?小孩子?揉头发?这医生不和我年纪差不多吗?

王嘉尔穿好裤子,看到有谦的回复,说要来医院接他。于是去医院里的便利店想买点吃的垫垫肚子,以为要抽血没吃早餐,何况刚刚那么紧张,脑细胞死了不少。

手打开冷柜,准备拿芝士和牛奶就听到身后低沉的声音,“不是提醒你这几天少吃奶制品吗?”

“医生,那么巧,你有说吗?可能是刚刚没听到。”王嘉尔不懂这医生怎么脸都黑了,那么负责任哦。

“哥~”王嘉尔听到小奶音就知道是有谦来了,把芝士和牛奶放回冰柜,谢过段宜恩就跑向有谦。

“有谦米~哥好可怜,不能吃芝士了最近。”

段宜恩看着王嘉尔抱着那位“有钱”的手臂,咬了咬嘴唇,又不见你和我撒娇。

撒娇?他为什么要和你撒娇? 段宜恩很快否决了自己的想法。

离和初恋的见面还有六天,王嘉尔每天都准时吃药,戒口,生怕脸又肿起来。

另一边,段宜恩几乎每天都想起那天打屁股针的王嘉尔,经过一番纠结还是拿起电话发了条信息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段宜恩 >

段宜恩?段宜恩?王嘉尔想了好一会儿才想起来是那天的医生。

王嘉尔自然是拒绝的,不能平白无故麻烦别人,发信息委婉拒绝后,就接到了段宜恩的电话。段宜恩的声音依旧低沉,语气也透露着不可拒绝。

兜兜转转,段宜恩要来王嘉尔家复诊,作为回报,王嘉尔要准备晚饭。

王嘉尔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紧张,可能是太久没见到颜值比自己高的人了,不要脸。

段宜恩不知道王嘉尔长得那么好看,浓眉大眼,估计是上次见面时,人过敏,脸和眼睛都肿了。心中窃喜,幸好没放过他。

段宜恩从小就男女通杀,可碍于感情洁癖,没什么感情经历,偶尔心血来潮会泡泡吧。前两天打针时,段宜恩看见王嘉尔精瘦的腰和结实的手臂,才想起自己好久没解决问题了。

王嘉尔被盯得不自在,假借做饭名义,逃离了略暧昧的气氛。

为什么暧昧?哪有人复诊盯着你的眼睛,手还摸上脸?

“嘎嘎,你一个人住吗?”

王嘉尔差点没把饭喷出来,他怎么知道嘎嘎这个小名?

“有谦米也住这,就上次医院来接我的小孩。”说实在,王嘉尔对段宜恩挺有好感,特别是段宜恩的眼睛和声音,快把自己吸进去了。

眼看段宜恩若有所思的表情,王嘉尔心想,难道被误会了?虽然初恋是男生没错,但是我也喜欢女生啊。。。。

“你和有谦……”

“不是你想的那样!“

段宜恩笑的声音挺魔性的,王嘉尔忍住嘴角的抽搐,怎么这医生表里不一啊,简直是傻子吧。

接下来的几天,段宜恩每晚都来王嘉尔家吃晚饭。刚开始是”复诊“,逐渐两人成为了好朋友。嗯,至少表面的这样的。

“卧槽,段宜恩,你又来啊,你不是喜欢哥吧。”有谦回到家,看见瘫在沙发上的两人,word哥。

“喜欢,你不喜欢吗?” 段宜恩,你也不用那么坦荡荡吧。

有谦从冰箱拿出巧克力奶昔,正想坐到王嘉尔身边,就被段宜恩挡住,说太挤坐不下。

“哥~~~” 有谦的小奶音加上扭来扭去的屁股,王嘉尔拍了拍大腿,“有谦米,来。”

金有谦一脸嚣张看着段宜恩,羡慕吧,想坐吧。

“嗯,想做。”很想做。

王嘉尔已经忽略了第一句表白“喜欢,难道你不喜欢吗?”,现在又来一句意义不明的“想坐。” 感情段宜恩是上过撩妹(han)培训班?

回想这几天两人的行为举止,的确挺暧昧。

例如段宜恩把自己嘴角的饼干擦掉,坐在沙发上环抱自己,上次逛超市还牵自己的手……

自己不觉得反感,除了段宜恩老提起屁股针,“嘎嘎,屁股针疼不/你怕疼吗/要不要我帮你揉揉?”

感受到熟悉的炽热的视线,王嘉尔不敢转头,抢过金有谦的奶昔喝了起来。

有谦“惊呼”,“哦~哥~间接接吻,好害羞~“,转头再看一眼段宜恩。

“我看过王嘉尔屁股。” 

“段宜恩!我裤子都没脱下来!”

“哥,你们……”

王嘉尔觉得这世界疯了,道德沦丧啊。赶紧把奶昔还给有谦,拿起手机刷朋友圈。

“喂,在范哥?”  没有一点点防备,王嘉尔走进房间接起电话。

有谦迎上段宜恩好奇的眼神,做出嘴型,初恋初恋。

很好,不用把你掰弯了。段宜恩露出势在必得的表情,有谦觉得自己把哥推入了“深渊”。

“哥,在范哥打给你干嘛?”

王嘉尔接完电话就一脸惆怅,对在范哥不是那种感情了,可是明天还要见到在范哥的男朋友,心里怪怪的。

王嘉尔把苦水声情并茂吐出,丝毫没发现身边的低气压。

“那我陪你去吧。”段宜恩的结论。

“你不是我男朋友,你去干嘛。”是暗爽,可是来得快去得也快吧,深知自己玩不起,王嘉尔看向有谦求救。

“我也不是你男朋友,干脆你和在范哥说想单独见吧。”很好,收到眼刀,闭嘴,开溜。

借口练舞,有谦一溜烟就跑了。

你还喜欢那个在范哥吗,段宜恩开口问道。

王嘉尔开始说起前几年在范对自己的照顾,自己对在范的依赖。当初在一起是林在范提出的,在一起半年不到,林在范因为家事回了韩国,两人就自然而然分手了。

那就是不明不白分手了?这次回来直接带男朋友来见你? 段宜恩带着质问的语气。

你问我我问谁,你管太多了吧。

一直不愿意承认的事情,被认识几天的人戳穿,王嘉尔太不甘心了。而且这个人还是自己有好感的人,王嘉尔觉得太丢脸了。

最后两人不欢而散,段宜恩只留下一句,那你明晚问清楚吧。

第二天晚上,林在范并没有带上男朋友出席。王嘉尔满脑子都是段宜恩昨晚生气的脸,连林在范提议去他家坐坐,也想都没想就答应了。

王嘉尔家里只有啤酒,两人就坐在沙发上边喝边聊天,聊起了以前。

“嘉尔,我根本没有男朋友。”林在范解释昨晚电话里说要带男朋友来,是想看看王嘉尔有没有男朋友。

“嘉尔,我们复合吧,对不起,我以前太幼稚了。”

王嘉尔被林在范抱在怀里,脸贴在林在范的后脖,没变,在范哥,你还是那么温暖。

只是,我对你有感情,而那不是爱情。

“在范哥,我们不复合了吧,我有喜欢的人了。”

送走了林在范,王嘉尔很想段宜恩。

 不知道段宜恩今晚和谁吃饭了呢?还是自己一个人呢?

门刚开,就看到一脸阴沉的段宜恩,还没来得及问原因,段宜恩就开口了。

“复合了吗?在楼下抱得那么紧。”

王嘉尔觉得开心,段宜恩吃醋了我很开心,原来他一直在我家楼下等我。

“要是复合了,就在这过夜了,还送走吗。”王嘉尔认为自己口齿伶俐,说话人是得瑟,听话人就觉得刺耳了。

“那么饥渴?”段宜恩把王嘉尔推到墙上,一手撑在墙上,一手附上王嘉尔的脸。“我也很饥渴,我们互相帮忙呗。”

看着段宜恩一脸邪气,王嘉尔只想说,好帅,可是……黑人问号?

“我不饥渴,你饥渴就去酒吧约一下吧,我陪你去。“ 搞错,段宜恩你是想找我约pao?心里千万只草泥马,你走肾还挺走心的,磨了我那么多天,靠!

推开段宜恩,王嘉尔翘起双手,示意段宜恩给个说法。

“王嘉尔,我喜欢你,我现在和以后都只想睡你。”段傻子,你之前泡吧真的只走肾啊,会不会说话了?黑人问号again?

看王嘉尔愣住,段宜恩右手又覆上王嘉尔的脸,摸摸耳朵,揉揉头发,“怎么样,好不好?嗯?”

王嘉尔避开视线,支支吾吾,“那就试试呗。”

嗯?你不说喜欢我吗?要是林在范再跑回来,你也试试?

“段宜恩,你大爷啊!是不是总裁文看多了,唧唧歪歪的,滚!”

“不滚,本总裁会让你记住大爷的力度。” 段傻子,再见。

不合时宜,金有谦回来了。王嘉尔简直拍手叫好,抱着大型犬揉来揉去。

“王嘉尔,今晚好冷,我留下来睡吧。”看着段宜恩假装咳嗽,金有谦差点想鼓掌叫好。

“你不是开车来的吗?” 你不走,今晚我还能睡?

“那我周末来帮你打屁股针,要根治。”厉害,一本正经胡说八道。潜台词很厉害。

“宜恩哥,你顺便帮我等快递吧,我周末刚好要舞蹈集训,不在家。”金有谦,你好纯洁哦。

“根治你的病吧,我已经好了!”王嘉尔举起中指,把人赶了出门。

段宜恩有气又不敢发作,回家的路上在想着以后怎样把人拐回家。

两人就这样确定了关系,尽管王嘉尔嘴硬说有待考察,可是有谦看他哥躲视线的样子,心里大喊“哥,别怂啊!你就从了吧。”

End.

如果有番外,我要开车车,尽管我的车不好看,可是我喜欢。哈哈哈哈

说个题外话,我过敏了,今天去打了屁股针。各位鸟宝宝们,要多吃蔬果,保湿保湿!













评论(9)
热度(44)
©简奥斯丁烤鸡 | Powered by LOFTER